当前位置:鱼翅吧 > 鱼翅知识 >

鱼翅历史沿革介绍

食用历史

鱼翅历史沿革介绍

鱼翅为古代八珍之一,八珍虽有好几个版本,但鱼翅总能占据一席,可见其在林林总总大美食中有巩固的地位。最早食用鱼翅的人是渔民,渔民出售鲨鱼后,将鱼鳍留下自己食用,鱼商发现有利可图,收为商品出售,鱼翅才渐渐出现于宴席上。至明代中期,鱼翅已为人们广泛食用,各类书籍对鱼翅的选料和烹制多有介绍。《金瓶梅词话》中评价鱼翅为“珍馐美味”、“绝好下饭”;《明宫史》有明熹宗喜食用鱼翅、燕窝、蛤蜊和鲜虾等多种原料制作的“一品锅”的记载。南方各地尤其将鱼翅视为珍贵烹饪原料。

宋朝

古人称鲨鱼为鲛鱼、鱼昔 ,亦 写 作 沙鱼,另有海狼、吞船、吞山之别号。

但人们最早加工出的鲨鱼制品则是鱼皮和鱼唇。

鲨鱼皮和鲨鱼唇都曾名噪食界。杨彦龄《杨公笔录》在夸奖鳆鱼的时候,认为江珧柱、沙鱼、赤鳔之类“皆可北面矣”,这里说的沙鱼仅指其鱼皮和鱼唇制品。鲨鱼皮经过加工并细切成丝后,称为鲨鱼皮脍,非常珍贵,梅尧臣曾获友人馈赠,写下了《答持国遗鲨鱼皮脍》一诗,其中透露了这种珍品的一些信息。其《宛陵集》卷二九载其诗云:“海鱼沙玉皮,翦脍金齑酽。远持享佳宾,岂用饰宝剑。予贫食几稀,君爱则已泛。终当饭葵藿,此味不为欠。”以致认为鱼翅在宋代已登食坛,乃是将鲨鱼皮脍误认为鱼翅。

其实,我国加工鱼翅的历史并不长,从明朝开始,人们才发现鲨鱼鳍。首先,捕鲨本身就带有危险性,因为鲨鱼凶猛,能够攻击人类,捕杀过程风险高。从古籍中看:乾隆《诸城县志》卷一二曾记载说:

“最悍者沙,……其翅猛恶,噬人,泅水者遇之必毙,海上畏之,号曰海狼。”

可见,乾隆时期的鲨鱼捕捞就充满危险。从鲨鱼翅到鱼翅的处理过程也非常繁琐。古籍中曾介绍过鱼翅的加工情况。捕鲨之后,粗加工成为翅板(或称翅片、原翅、皮翅),细加工则成翅丝(或称软刺、明翅)。郝懿行《记海错》叙述说:

“沙鱼色黄如沙,无鳞有甲,长或数尺,丰上杀下,肉瘠而味薄,殊不美也。”

明朝

把鱼翅推向饮食市场之后,立刻引起强烈共鸣,认识其价值者逐渐增多。如刘若愚撰写的《酌中志》 火集,详细记载明代皇帝正月的饮食:

“先帝最炙蛤蜊、炒鲜虾、田鸡腿及笋鸡脯,又海参、鳆鱼、鲨鱼筋、肥鸡、猪蹄筋共烩一处,名曰“三事”,恒喜用焉。”(鲨鱼筋,指鲨鱼翅筋)。

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   记载:“(鲛鱼)背上有鬣,腹下有翅,味并肥美,南人珍之。”

清朝

鱼翅作为新兴的海产珍品,迅速发展起来,不但供应量明显增加,身价也在一步步攀升。郝懿行《记海错》说鱼翅在乾隆年代“酒筵间以为上肴”。从那时起,南北各地都可见到鱼翅宴席,王士祯的《居易录》 ,卷八记载说:

“京师筵席多尚异味,……近日筵席,鱼翅必用镇江肉翅,其上者斤直二两有余。”

欧阳兆熊的《水窗春呓》卷下河厅奢侈一章中记录了官员们享用鱼翅的奢靡生活   :

“九、十、十一三阅月,即席间之柳木牙签,一钱可购十余枝者,亦开报至数百千,海参鱼翅之费则更及万矣。”

然而,鱼翅虽然名贵,但烹调却颇费功力,只有技艺高超的厨人才能制作出的鱼翅菜肴。为此,清代厨家各显神通,不断推出新型的鱼翅菜品,鱼翅口味,同时也逐渐形成了区域性的烹饪特色。当时食界共推闽、粤鱼翅,烹饪最良。如《汪穰卿笔记》卷三在论述鱼翅制作时说:“顾庖人为此未必尽得法,大约闽、粤人最擅长,次则河南。又以火腿四肘、鸡四只亦精造,火腿去爪,去滴油,去骨,鸡鸭去腹中物,去爪翼,煮极融化而漉取其汁。“

明熹宗之后到清代中期前无人在敢吃鱼翅。这个是因为,熹宗起年号天启,并且喜欢吃鱼翅,恰恰与唐代李白的一首诗符合。

明断自天启

大略驾群才。收兵铸金人,函谷正东开。

铭功会稽岭,骋望琅琊台。刑徒七十万,起土骊山隈。

尚采不死药,茫然使心哀。连弩射海鱼,长鲸正崔嵬。

额鼻象五岳,扬波喷云雷。鬐鬣蔽青天,何由睹蓬莱。

徐巿载秦女,楼船几时回。但见三泉下,金棺葬寒灰。

凤飞九千仞,五章备彩珍。衔书且虚归,空入周与秦。

横绝历四海,所居未得邻。吾营紫河车,千载落风尘。

药物秘海岳,采铅青溪滨。时登大楼山,举手望仙真。

羽驾灭去影,飙车绝回轮。尚恐丹液迟,志愿不及申。

徒霜镜中发,羞彼鹤上人。桃李何处开,此花非我春。

唯应清都境,长与韩众亲。

当时的风水师认为鲨鱼为佛教护法神“摩羯”。吃鱼翅是最不吉利的事情,而且熹宗起天启年号、喜鱼翅,寓意国破家亡,妻离子散、霉运连连。所以明朝灭亡后一直到清中期前无人敢吃鱼翅,鱼翅也被排除八珍。

纵观历史,鱼翅一直是王权富贵们炫耀财富的用途,而无具体治病益身功效,甚至于《本草纲目》也无其功效的记载。
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yuchi123.cn/yczs/y5.html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